| 网站首页 | 凌氏 | 新闻 | 图片 | 捐献 | 下载 | 留言 | 凌氏论坛 | 凌氏博客 | 中凌商城 | ENGLISH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凌氏宗亲网 >> 凌氏 >> 传说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[推荐]凌峰传(十四) 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凌峰传(十四)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    点击数:3548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-4-6

第十四章 巨变伊始

  作者:马天行

  嘿嘿!今天果然风平浪静。我昨晚还特地半夜起来,看看外面有什么动静。没有,一点都没有。看来那个马天行该死心了吧!

  我知道这份自传,如果落到某些人的手中,就会变成打击别人的工具。

  我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等五十年吧!我想这么多年后,这些都成历史,才能够公诸世人,让大家知道一下,原来当年事情的真相,是这样这样的。那时候他们要追究或者要责骂,就都找不到对象了。

  哎呀,我又说到哪里去了?应该是说故事的时候了,耽搁了各位的时间,真是不好意思。

  昨天说到,我的第三次逃亡宣告失败,被带回外公的那大屋子去。外公还要忙一些事,他临走时反复吩咐我,回去后要忍住别人的奚落,不要生事,我好不容易才答应了。

  这次回到大屋子里,果然就给舅舅龙高云和他的妻子讥笑了好久,他们说的话不带一个脏字,但就比什么话都要难听。

  他的妻子说:“……我看,今后我们还是把这只疯狗,给戴上一个项圈,配上一条链子,才比较好一点。”

  龙高云则说:“这条狗带给我们这么多麻烦,又整天往外跑,还养来干什么?扔它出去外面就好了。”

  他妻子说:“可老爷喜欢着它哪!也不知道它从哪里学来的摇尾乞怜,逗得老爷都不肯让他走。”

  龙高云说:“那它真是只赖皮狗了。真可恶,害得我们要动用这么多警方的势力来保住它,可现在连声谢谢都不会说!”

  他妻子说:“你也知道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’来啦,哈哈,现在我们只好继续浪费点狗食,让它继续呆在这里了,反正这点钱,我们还出得起……”

  我一直在忍。他们说的话很浅显易懂,而且都是当着我的面来说的。

  我不会笨到连这样的话都不明白。

  如果不是刚才外公吩咐过我,叫我一定要忍下来,我早就和他们打上一场架了。

  忍!我得忍,就当他们都是在说疯话。

  过了半天,他们也说累了,就将我打发走。

  回到那个工具房,我看了看那块大布,突然有点内疚。

  我应该连你也一起带走的,这地方,既不是人住的,也不是你待的地方。

  毕竟,你还给了我几晚的温暖,而那些人,除了外公外,都坏透了!

  不,外公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。

  我非常想离开这里,可又该怎么样才能走呢?

  我将那块大粗布紧紧地裹住身体,蹲坐在地上。

  布的温暖传遍了我的全身,好象一位亲人在安抚我。

  我好想父亲和奶奶,好想再见到小敏和萱姐姐,还有耗子哥哥……

  这次我倒没有哭,可能眼泪已经没有了吧!只感到一种麻木。

  一种好象被掏空了的麻木。

  …

  到了晚上,外公走进来,看到地上的晚饭还没动,就问:“凌峰,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  我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外公犹豫了,说,“待在这里不好吗?外公会买最新的玩具给你,给你读最好的书,过几天我会让你去坐大飞机,一飞就飞上太空,很过瘾的。”

  我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

  外公走过来,坐下,说:“凌峰啊,这里有什么不好呢?你不用每天干活,有吃又有穿,还有佣人让你随便使唤,更不用整天担心够不够钱花。”

  我说:“这里除了钱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外公当时呆住了。

  他的手变得僵硬,搭在我肩膀上,动都不动。

  我将头埋在膝盖中间,抱成一团,让那块布紧紧缠着我。

  工具房很静,没有半点动作,没有半点声音。

  良久……

  良久……

  外公终于说:“好吧!我明天送你回家。”

  “YEAH!!”我跳了起来,对着他的脸亲了又亲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他说,“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  “什么条件?”我想,就算他要我砍三百棵树,浇三千桶水,我也会答应了。

  他说:“你要来我开办的一家学校读书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我有点犹豫,“是哪一家?”

  他说:“当然是XX市的第一中学,下个月我就去当它的校董。”

  “好好好!”我答应了,然后又想起一个人来,“那小敏怎么办?”

  “谁是小敏?”

  “她是我的……嗯……我的好朋友。她说过要在二十五中学等我,我不去的话,她会恨我一辈子。”

  “咦啊?”外公很惊讶地看了看我,说,“想不到你还有我的遗传,想当年,你外公在中学时,就有不少女孩子围着转。”

  “嗯……那小敏……”

  “没问题,我会让她转过来的,还会安排和你同上一个班,放心好了。

  ”

  “YEAH!!”真好象是拨开云雾见青天,原本暗无天日的前景,现在一下子变得光芒万丈。我高兴得又叫又跳。

  外公笑咪咪地在一旁看着我,到后来,还牵着我的手,跳起舞来。

  嗯……开心的一刻,总是很难忘怀的,直到现在,我还很清楚地记得当时那极度喜悦的心情。

  当晚,我没有在工具房里过夜,而是去了外公的卧房里。

  他帮我穿好睡衣,一老一小就一起躺在床上。

  他的手搭在我肩膀上,我靠在他的胸前。

  太兴奋了,我睡不着,就问:“外公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能不能说点妈妈的事啊?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他停了一段时间,在思索着什么,然后才说:“你妈妈小时候很调皮,但她也有很体贴的一面。

  记得有次我上楼梯时,不小心扭到了脚,要柱着拐杖走了好几个星期。

  她以后一见到我走楼梯,就会跑过来扶我,而且到了那一级的时候,她就会说:‘爹爹,这是你上次扭到的地方,小心一点哟!’

  她那时还小,根本扶不了我,但是我往往会故意让她一步步扶我上去。

  唉,当时那心头啊,真的是很暖和呢!

  还有,夏天我们一起去海边游泳的时候,她总是对我说:‘爹爹,不要游那么远啦!’我就问:“为什么呢?”她说:‘外面有大白鲨,会咬你的耶!’我说:‘我不怕,大白鲨咬不到你爹爹的。’她会说:

  ‘不要啦,不要啦!’

  有一次,我故意游出很远,回头一看,你猜怎么样?她在沙滩上哭了起来。我只好马上游回去了。你看,是不是很有趣?

  ”

  我迷糊地应了声“嗯”。

  “还有一次………”

  我已经睡着了,剩下的都听不到。

  …

  我是给一阵很急的电话声吵醒的,一张开眼,就见到外公很生气地对着电话里的人说:“你们干嘛这时候来吵醒我?”

  电话里的小人说了一句话,外公就将一个小东西挂在耳边,同时那电话里的影像也消失了。

  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显得很着急,连连说: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

  过了一会儿,他将那小东西放下,很快地换上一套西服,对我说句:

  “对不起,小峰,我要出去一下。你继续睡。”

  我迷糊地问:“去哪儿啊?”

  他已经走了。

  我很困,就倒下来,继续睡觉。

  …

  醒来时,女仆人给我送上早餐。我大口大口地吃,心想,这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吃早餐了,不吃白不吃。

  吃完后,我就坐在床上等。

  龙高云的妻子见到我在外公的房间里,就破口大骂,说得很难听。

  我真的怕了她,就跑下楼去,坐在门口等。

  等呀等……

  对了!那块布,我连忙跑去工具房,将那布小心地折叠起来,成为一个长方形,夹在胳膊窝里。

  出去工具房时,我回头对里面的各式工具,尤其是那柄斧头,喊了几声:“各位,再见了!”

  里面什么人都没有,自然没有回应,不过我好象完成了心愿一样,兴冲冲地跑回大屋子前面去。

  坐在屋子前的大理石阶梯上,我还在想,等会儿见到爸爸和奶奶,该说什么好呢?这些天我逃走了三次,都给抓了回来?不行不行,这些东西不能让他们知道。

  告诉他们,我砍了三颗大树,劈成木柴,然后又打了好几十桶水?嗯,这还差不多。

  还有,外公教我劈柴,又教我打木板,还教我运气。

  对,反正现在他还没回来,我先运运气再说。

  于是,我就摆出外公教的那个怪姿势,默默地想,吸收天地的什么 “气”,全部收进肚子里。

  肚子慢慢地热了,但比以前少了一点热量,我想,可能这东西也是要不断补充的。就一直想,吸收,吸收……

  肚子的热量聚在一块,我就开始按照外公说的,引导那些气往下走,从背后穿上来。

  这次进行得挺困难的,花了好多功夫,才让那些热气到达脑后,然后就再也上不去了。

  有点急,有点烦,那气就更加降了下来。

  弄了半天,没有进步,再张开眼时,已经是中午了。

  一个女仆拿了午餐给我,我越吃越无味,这是怎么了?外公去哪里了?

  不是说好要送我回去的吗?

  …

  我抬头看看,发现天空有些东西一闪一闪的。

  那是什么?我集中注意力去看。

  慢慢地,我就约略地看到,那是一些太空战机在飞(是耗子哥哥教我怎样识别飞机的),由于他们在很远的地方,因此显得很细小。

  那些太空战机,就象一大群蚊子,在很高的地方舞来舞去。偶尔还会发出一下又一下很耀眼的闪亮。

  很快,我听到一声声轰鸣响起来。好象是天空在打雷,但却没有云。

  不多久,那些战机就越来越少,都往一个地方一起飞去了。

  我仰着脖子,看着它们在远方消失,很奇怪,究竟它们在干什么?

  由于我对太空宇航有很强烈的兴趣(都是耗子哥哥影响的),所以我就很好奇地跑上大屋子后面的那座山上去。

  那座山,我经常进去打溪水,很熟路,很快就爬到山顶了。

  站在一块大花岗石上,从那里望过去,我看到了这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一个景象。

  本来在那地平线的前面,是YY市的高层建筑,一栋又一栋的大楼,在蓝天底下留出一个个笔直的轮廓来。

  可现在那些轮廓都扭曲变形了。看上去象一堆小积木的高楼,现在象给人推散了一样,弄得东倒西歪的。许多柱黑色的浓烟,从里面冒出来。

  那里面,还有一闪又一闪的亮光冲出,好象有人在里面准备了好多烟花,这时候逐个点燃。

  我正在奇怪怎么回事。就看到一架战机,从YY市那头飞过来,本来是芝麻般大小,变得越来越大,越来越近。

  我看到它扔下了一件灰褐色的东西,就发出“呼啾”很大很尖的一声,从旁边飞走了。

  我一直看着那战机飞过,却冷不防旁边响起一声巨响“轰隆隆!!!”

  然后我被一阵很强的风刮起,撞到后面的树上去,当场昏了。

  醒来时,我的耳朵嗡嗡地响,听不清任何声音,全身都在痛,再看看下面的那座大屋子。天啊!那里只留下焦黑的一大个坑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就在不久前,我还坐在那屋子前运气,还在吃仆人给我的午餐,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我清楚地感到我在颤抖,全身都在打哆嗦,左手更是动得厉害。

  在十几米外,我找到了那块叠好的布,将它的灰尘拍干净,打开围在我身上,但还是无法让我停住这打颤。

  因为我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。

  他们……他们……全死了!

  一想到这念头,我就不受控地抖动。好象周围有许多个看不见的死神,随时要拿走你的性命。

  我整个人蜷曲起来,抱成一团。

  时间一秒一分一时地过去了。

  太阳渐渐下山,我更看得清楚,原来更遥远的星空里,也有不少闪亮,一颗又一颗流星在天空划过,一闪即灭。

  一架战机又在不远处出现,它向远远的一处树林扔了件东西。我就看到,黑暗的树林里,一个大火球亮了起来,把周围的树木都迅速推倒。

  周围一下子变得象白天那么亮,而树倒的范围呈圆形一路向外面扩散,好象一颗石头扔进湖水里,引起一圈圈的荡漾那样。那一个圆圈很快就冲到我这里来。

  我趴在地上,抱紧了旁边的一根木桩,只感到旁边“啸啸”的尖锐风声不断,狂风吹得那块布终于支持不住,裂开并飞走,后面响起了 “格勒格勒”的很大的声音。

  这阵飓风过去后,我回头一看,后面的树倒了一片。

  要不是山顶的岩石帮我挡住了全部的冲击,我已经和那些树一样的命运了。

  那时,我的恐惧更是达到顶点。

  屋子里的人全死了,树木死了,连那块布也死了!

  我一路跑向那个小溪。

  小溪已经改了道,变得很浑浊,只是依旧很冷。

  我一头栽进水里,让冰冷的水冲击着我的身体。

  这样做真的很笨。

  我发觉自己更加颤抖,身体冷得要命。

  而且我站起来时,还发现了一只狼狗的半截尸身。

  那只狼狗本来应该是在大院的门旁守着,现在却飞了好几公里,落到了溪水旁。

  一看到它的死相,我当即呕吐不止。

  …

  冷……发抖……

  那一夜我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去的,整晚都在山上抱成一团,不敢动,连周围的蚊子在叮我,我也不敢去碰它们。

  一声又一声的雷鸣声响起来,好象老天在发怒,又好象死神在狞笑。

  到了太阳再起的时候,我才哆嗦着慢慢踱下山去,一点点地接近那被铲平的大屋子。

  那里都是黑色的东西,有的踩上去黏乎乎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我是没有勇气去认真研究了。只是一路走过去,一路紧张地四周张望。

  “外公!”我大声喊。

  “外公!”“外公!”“外公!”声音在山谷里回荡。

  我喊了好久,没人回答。我真怕,在想,他难道也死了?

  如果他没死的话,他应该来接我的呀!可一整天过去了,根本没有半个人影来这里。

  后来我就真认为外公已经死了,眼泪巴巴地掉下来,流得慢脸都是,原来我也真不舍得他。

  怎么办?现在我的肚子很饿,身体软软地,随时会倒下。

  地上七零八落地散放着不少东西,但我不敢捡起来。因为我怕那是某个人的一部分。

  最后,我往外面走去,沿着那条路,我又开始了一次长长的旅途。

  这次的长途跋涉,是我一生都难忘的,过程虽然不是很曲折,但让我体会到战争的可怕,以及人情的可贵。还让我认识到小嫦,又一位对我生命有重大影响的女人。

  具体的事情,还是留待明天再说吧!小丽明天就要来,我得快点去准备一下了。再见,各位!

文章录入:hrlf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     最新热点       最新推荐       相关文章
    凌峰传(十八)
    凌峰传(十七)
    凌峰传(十六)
    凌峰传(十五)
    凌峰传(十三)
    凌峰传(十二)  
    凌峰传(十一)  
    凌峰传(十)  
    凌峰传(九)
    凌峰传(八)
     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